?

“微博榜單大戰” 誰為數據把準價值的方向盤

標簽: 粉絲經濟大數據 來源:文匯報作者:王彥2019-07-23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自嘲“夕陽紅打榜團”大概是上周末許多70后、80后的消遣之源,“為周杰倫打榜”成了他們共赴網絡派對的呼號。

  自嘲“夕陽紅打榜團”大概是上周末許多70后、80后的消遣之源,“為周杰倫打榜”成了他們共赴網絡派對的呼號。同一時間,作為榜單捍衛者,蔡徐坤擁躉嚴陣以待,拿出他們在互聯網時代、大數據時代引以為豪的“打投”能力,守住微博“頂流”位置。

  昨天,這輪喧囂在其中一方聲明退出后暫告段落。留下了令人嘆為觀止的數據:雙方網絡流量總計過億,參與粉絲總數超800萬。也留下了許多問號:兩代藝人的擁躉在單一平臺相互較勁,為何會演變成大眾話題?這場看似以年齡為界的對壘,真的只是代際觀念差造成的嗎?新浪微博乃至全網各類榜單,又在其中扮演了何等角色?

  探究“微博榜單大戰”的前因后果,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偶像是顯見的理由,大眾對演藝生態中流量經濟的審慎態度亦在推高話題熱度。而站在傳播學的角度,信息時代更是拋來了嚴肅的思考題——既然“打榜”有“章”可循,有捷徑可走,平臺方在規則制訂的過程中是否把準了價值的方向盤?平臺方能否為其承載的千萬級流量擔起社會責任?

  伴隨“打榜”,榜單已淪為以數據幻象哺育粉絲經濟的溫床

  與流量明星“打榜”只專注于自家不同,為周杰倫“打榜”的人群構成格外龐雜,多年忠實歌迷、普通路人有之,后輩藝人、演藝圈同行有之,甚至一些大型企業的微博賬號也在搖旗吶喊的行列中。輿論場幾乎一邊倒的景象,投射出的不乏如是公眾心理——希望合力戳破流量明星的數據幻象。

  回首“微博榜單大戰”,許多從未涉足“超話”的人仿佛進入新世界。他們先被普及“超話”概念,那是共同喜歡某個明星的粉絲聚在一起發帖互動的圈子,“超話排行”意味著明星人氣,“打榜”是粉絲們為彰顯自家偶像社會影響力最直接的手段。了解新名詞后,“打榜”還有“教程”可學。每天要完成多少任務,每個任務值多少積分,哪個時段做任務最劃算,每人最好手握多個賬號以擴大“粉絲基數”等,都有講究。“放下孩子,打開微博”“頂著黑眼圈,也要送完當日積分”,看看80后的“打榜”初體驗便知,時間成本對于“打榜”至關重要。

  事實上,微博上的各類明星相關排名不下幾十種;而在微信及各大視頻網站,明星榜單業已泛濫成了平臺標配。那么多榜如何“打”得過來?平臺方紛紛指路“捷徑”——花錢,錢能換來“愛慕值”“愛心指數”等,維持數據繁榮。灰色產業鏈同樣提供用錢買“機器人打投”的注水“服務”。

  于是,明星榜單漸漸演變成以數據幻想哺育粉絲經濟的溫床——平臺定規則,粉絲將規則最大化利用。時間與金錢堆砌出的漂亮數據,既是流量明星商業價值的某種佐證,也是品牌方從粉絲經濟中收割“韭菜”的依憑之一。如此畸形的閉環里,明眼人都知道,賺得盆滿缽滿的是平臺和品牌方,反復受傷的只有信奉“數據至上”的粉絲。而通常,追星的青少年,不過是一群仍在學業中卻被平臺引入迷途的孩子。

  平臺運營者的價值取向,決定著平臺用戶的數據流向

  流量“脫水”之所以成了人心所向,甚至還有網友高呼“苦流量久矣”,無非是因流量常常在市場中遮蔽了藝人的德與藝,虛浮的數據一度在創作中取代了真材實料。確實,在周杰倫超話登頂前,打開這一榜單,前排擠著一大堆只知其人不知作品的藝人名字。這就難怪,有情懷加持、又有諸多經典作品傍身的實力唱作人,能從零起步,躍上流量巔峰。

  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執行院長、教授張濤甫認為,數據作為信息時代的表征,其本身并不自帶價值立場和道德立場。但運用和推薦數據的人,卻可以有鮮明的價值取向、道德觀念。以“打榜”為例,各榜單運營的平臺方擁有怎樣的動機和德行,決定了平臺上的數據將往何處流去。他提出“方向盤”一說:“信息時代,數據的方向盤就是主流價值,就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上海政法大學教授章友德則注意到了擅長“打榜”的粉絲群體。在他看來,他們在“打榜”過程中體現出了超乎想象的強大執行力、組織力,同時這也是一群容易被煽動情緒的年輕人,亟需正向引導,亟需由平臺方運用規則、算法推薦等手段,將流量引流到更有價值的高地。

  倘若某天的超話榜單、熱搜榜單、明星榜單上,位列前排的是英雄、科學家、德藝雙馨、社會正能量話題,那才是這場數據大戰后,比嘲諷流量虛假更為積極有意義的改變。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江苏11选五今天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