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網下架與“真假王尼瑪”之后,暴走漫畫能借電影重生嗎?

標簽: 動畫片檔期 來源:深響作者:呂玥2019-07-21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未來機器城》終于上映了。

《未來機器城》終于上映了。

經歷了更名、撤檔,以及暴走漫畫的全網下架整改風波,這部曾經因為Netflix3000 萬美元采購海外發行權的傳聞而名噪一時的國產動畫電影,在整整延遲上映一整年后,已經成了一部淹沒于暑期檔的普通動畫。

就像電影原名《暴走吧!失憶超人》中被悄悄抹去的“暴走”二字一樣,它背后的那個曾經因為表情包、搞笑視頻而成為網絡文化符號的“暴走漫畫”,也已經在喧囂的網絡熱點中消失已久——一年前《暴走大事件》因為惡搞先烈事件全網下架后,暴走漫畫似乎就消失在了大眾的視野中。

而在暴走漫畫銷聲匿跡的這一年里,從天堂到地獄的也不僅僅是暴漫一家。資本從文娛領域快速撤離,監管不確定性加強,頭部傳統影視公司巨虧,內容公司普遍業務萎縮,低迷、混亂和焦慮存在于文娛行業內每個公司身上。

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中,這部獲得了“動畫界奧斯卡”安妮獎三項提名、擁有阿里和萬達兩大出品方以及新東方、優酷等七家聯合出品方的《未來機器城》也因此背負上了拯救被封禁轉型后的暴漫的重任。

從四格漫畫、暴走表情,到集合影視、綜藝制作、自媒體矩陣的傳媒公司,暴走漫畫正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情形下,嘗試突破原有的業務邊界。

從四格漫畫到業務矩陣

暴走漫畫誕生之初,就是一個網絡文化符號。

十二年前在北美的某匿名貼圖網站上,一位網友用Windows畫出了一則線條簡陋、內容粗俗、不顧美感的四則漫畫。這種頗為新奇的內容形式很快傳播開來,并在一年后奠定了暴走漫畫的基調。

2008年,暴走漫畫創始人任劍在西安正式注冊了暴走漫畫網站。他和郝雨一起做出了一款暴走漫畫制作器,由網站提供表情包素材,用戶自己添加文字進行創作。在暴漫表情包形成潮流的同時,暴走漫畫的網站也隨之成為了人氣爆棚的網絡社區。三年后暴漫官方微博開通時,“暴走漫畫”這個品牌已經積攢了破百萬的粉絲。

但讓普羅大眾真正熟知“暴走漫畫”這個名字的并不是表情包,而是一檔網絡視頻節目《暴走大事件》。

開播之初,只花費了幾千塊錢的錄制環境、一個帶頭套的工作人員和自創的吐槽段子就組成了《暴走大事件》的全部,但這并不妨礙這檔吐槽向的節目,通過網絡在年輕人群眾中快速病毒式傳播,并受到了大批觀眾的追捧。

更重要的是,在產出惡搞、無厘頭段子和梗之后,暴走漫畫以《暴走大事件》為核心,完全領悟到了生產好內容的核心要點——在嬉笑怒罵沒正經的輕松形式下,輸出帶有價值觀并能引發群體共鳴的內容。

因此,從第一季開始《暴走大事件》的定位便是“新聞脫口秀”,由永遠都戴著頭套的王尼瑪主持,以貼近日常生活的熱點事件為話題,通過反諷、惡搞、調侃的語言展現出符合年輕人思想的觀點和態度。

在暴漫粉絲的眼中,這種即便有些過激的言論,也是敢于反權威、敢于表達態度的正義代表,王尼瑪甚至被粉絲贊為“當代魯迅”。這樣的選題和風格,在網綜還遠沒有成型的2013年迅速吸引了一大批觀眾。

惡搞無厘頭帶來的生理愉悅感,和引發群體認同感的價值觀,是暴漫團隊看來好內容不可或缺的兩大要素,而《暴走大事件》完全做到了這兩點。根據藝恩數據顯示,2014年《暴走大事件》播放量從前一年的千萬級直接躍升至3.4億,2015年的第四季播放量再次翻數十倍達到了28.2億。

《暴走大事件》的大火開了個好頭,緊接著暴漫就開啟了“從一到十”的內容矩陣,陸續開啟了影評類節目《暴走看啥片兒》、綜藝真人秀《腦殘師兄》、恐怖動畫連載《暴走恐怖故事》等多個垂直領域、多種類型的內容節目。

可以說從撐起半邊天的《暴走大事件》,衍生出一系列集均播放量均在百萬級的節目內容,當時的暴漫已經實現從單一內容生發出一整個內容生態體系。

辰海資本合伙人、SNH48投資人陳悅天曾經總結過內容公司建構壁壘的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找到內容核心方向和內容的可擴展性;第二階段是實現內容的規模化生產,質和量都有所提升,這個階段VC就可以介入了;第三階段是從內容到渠道延伸整合,有能力擴充內容的形式和相應渠道;第四階段則是要打通產業鏈,嫁接合理的商業模式,直至成為巨無霸。

當時的暴走漫畫,可以說已經從第一階段跨越到了第二階段,成功搭建出來了以網播視頻節目為主的內容矩陣,讓資本看到了暴漫作為一家內容企業的價值。

“'暴走'漫畫確實不只是個漫畫而是一個品牌,因為暴走不是一種漫畫而是一種情緒狀態或風格。”任劍當時接受采訪時,也是信心滿滿,“我們力爭讓喜愛暴走的用戶,在不同的精神領域里感受到'暴走'這個品牌的氣息。'暴走'的新鮮血液是不會停止注入的,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暴漫的信心也確實傳達給了投資人們。從2012年起,暴漫陸續完成了五輪融資:2012年盛大的數百萬天使輪、2013年創新工場的數千萬A輪、2014年創新工場、上海永宣數千萬美元的B輪,再到2015年來自景林、長安財富、合一的C輪,2017年晟道超過1億元的D輪。至此,暴走漫畫的估值已經上升至30億至40億之間。

但隨著估值的快速上升,暴漫在管理和戰略方面的問題逐漸暴露。

暴漫整個公司的運營和商業模式和產出內容的風格也很接近:粗獷、草根、非專業。作為團隊核心人物的任劍甚至表示,暴漫始終都是在產品發展中逐步摸索新思路,即使對廣告抗拒但商業模式依然只能以廣告為主;而他在籌備動畫電影時自稱是“門外漢”,被問到傳統動漫企業也表示“不太了解”——商業模式想不清楚,對新的領域一無所知卻大膽冒進,既往成功而導致的過度自信,也為后來暴漫跌落埋下了伏筆。

很快在獲得超過1億融資后的2017年底,暴漫就因為管理問題遇到了自創立以來的最大危機:扮演暴漫靈魂和核心“王尼瑪”的工作人員在朋友圈和微博爆料,稱自己受到了CEO任劍的不公正待遇甚至是人身威脅,但任劍則表示這只是一位公司網管為還高利貸盜用公司賬號發布虛假信息,暴漫瞬間陷入了“真假王尼瑪”疑云。

而無論誰才是真正的“王尼瑪”,從一開始這場爭論就是對暴漫品牌極大的傷害。

由暴漫打造出的這個“人格”是提升品牌和粉絲間親近感、聚集所有好感的利器,對于觀眾而言頭套后的人可以是“當代魯迅”,也可以是一個有態度的年輕人,甚至可以是一個內容團隊的代言人,但他絕不能是陷入負面勞資糾紛、與金錢利益掛鉤的人。

即使這場糾紛最終以當事人本人公開認錯結束,但在一場場“到底誰才是王尼瑪”,以及“到底什么才是‘王尼瑪’”的爭論后,“王尼瑪”這一核心形象在粉絲心目中的價值大打折扣。

然而還沒等暴漫徹底走出“真假王尼瑪”陰影,真正關乎生死存亡的危機再一次襲來。

2018年5月16日,在暴漫和出品方阿里影業、萬達影視一起召開《暴走吧!失憶超人》新聞發布會后不到48小時的時間里,暴漫在今日頭條上的一條短視頻被官方媒體點名批評“戲謔侮辱英烈”。而就同一個月,全國剛剛開始執行《英烈保護法》,明令禁止歪曲、丑化、褻瀆和否定英雄烈士事跡和精神,暴走漫畫就成了第一個負面典型案例。

今日頭條、大魚號、微博、優酷全部先后表態封禁“暴走漫畫”相關賬號,暴漫被全面封殺,官方網站以及相關APP進行無限期關停整改。

即使之后王尼瑪在微博澄清,該視頻是對2014年反諷廣告植入節目內容的片面截取,即使官方公開道歉、任劍帶團隊集體瞻仰烈士紀念碑和英烈紀念館,也沒有人再在意暴漫當下以及未來將會如何,“涼涼”是出現在暴漫有關新聞中最多的詞。

——在大眾看來,暴漫早就不復存在了。

做完電影之后

不到48小時,暴漫從國漫出海標桿墜入了輿論地獄,但那部剛剛被Netflix高價買下、被國內動漫行業寄予厚望的動畫電影還在等待上映中。

2012年,一則由王尼瑪原創的條漫作品《7723》,以一千多萬的點擊量和98%的喜愛度獲得了當年閱讀量和口碑的雙項第一,于是對電影制作難度并無認知的暴漫團隊萌生了將其拍成動畫電影的想法。

"早期我們完全低估了這件事的難度系數,缺乏對電影的敬畏心。以為不就個劇本么,我們做網絡節目的團隊分分鐘能改編出來。不就個動畫片么,我們自己就能做。"在采訪中任劍這樣回憶了這段“接連踩坑”的起因。

首先,為了將文字從網絡用語和段子扎堆的條漫文案,改成符合大熒幕要求的文本,光是劇本暴漫團隊就反復修改了一年時間,但一年之后的成品仍舊不令人滿意,只能全部推倒重來。

在媒體的采訪中,任劍描述了這段極其不順的經歷:“有一段時間,我們極度自信,誰的建議都不聽,結果測試,反饋非常糟糕。有段時間,我們又極度不自信,誰的話都都聽,結果還是不行。”

暴漫低估了電影制作的難度,在劇本艱難確定后,動畫制作又成了新的難題。起初想尋找有實力動畫制作公司合作的暴漫,花了300萬美元放手讓一家美國的動畫工作室制作,但最終拿回的樣片已經完全偏離了最初想法,即使是在試了三版動畫分鏡以后,這個故事依然是所有人都不喜歡。

300萬美元交了學費后,暴漫不得不選擇自建生產線,先是在加拿大投資了一家制作公司,同時成立暴漫影業,打算用項目合作的方式找到迪士尼、漫威的導演加入,電影開發人員最高峰時曾達150人。最終,從項目啟動到成片,“門外漢”暴漫足足耗時七年,才終于拿出了自己滿意的電影作品。

暴漫做電影的艱難歷程背后,實質上就是一個能夠規模化生產的第二階段內容企業,在邁向有能力擴充內容形式和相應渠道的第三階段內容企業過程中的痛苦轉型。

所有趟過的坑,實質上都是暴漫在作為一個內容企業,在內容形式擴展的過程中,必須去了解、學習以及建立的對另一個內容形式的生產流程,以及這個內容細分領域所對應的產業鏈運行模式的認知。

而暴漫在這個拓展過程中的選擇也非常激進:原本暴漫完全可以和萬合天宜做《萬萬沒想到》一樣,做一部和王尼瑪或《暴走大事件》相關的電影,收獲一波粉絲支持;然而,暴漫卻選擇了從內容本身出發,從0開始拍一個好故事,親手砍掉了自己原先在新領域的探索過程中可能擁有的助力。

但所幸,從市場反饋來看,傳說中Netflix的3000萬美金采購,“動畫界奧斯卡”安妮獎三項提名,阿里、萬達、新東方、優酷等一眾巨頭的背書,說明了暴漫的這次向電影領域的拓展,至少在商業層面不算失敗。

同時,這也解決了暴漫一直以來在商業化方面所存在的失衡。長期以來,暴漫始終處在一個堅持自我風格和不得不商業化的“拉鋸戰”中。由于內容上的絕對強勢和對廣告植入的抗拒,暴漫在內容和商業化之間一直很難找到平衡,甚至還會出現接了廣告、收了定金但方案無法執行下去,最終不得不賠付違約金的情況。

作為一家內容公司的暴漫,生怕廣告會影響粉絲觀感,能想到的解決方案也只有將廣告做得盡量“有意思”。“我只能為了生存去妥協很多東西,不然連這個作品都出不來,所以這是一個很糟糕的惡性循環。”郝雨表示。

郝雨認為,能解決這個惡性循環的,只有靠好內容讓觀眾買票的電影。而在當時內容與商業難以找到平衡,并且形成企業發展阻礙的情況下,找到新的變現方式、商業模式,確實也是暴漫這樣的內容企業的突破口。

不過,從第二階段向第三階段內容企業突破,內容形式和對應商業模式的拓展僅僅是一方面——除了制作生產以外,內容企業還要證明在新的內容形式所對應的傳播、分發渠道上,自己能遷移、再建原有領域的優勢,才算是真正地實現了品類擴充。

對于暴漫來說,一年前的全網封禁,對于既往渠道的影響,導致無法以巔峰時期的規模“借力打力”,在這個時候再次成為了挑戰。

目前,暴漫所擁有的矩陣資源已經運用在了這部動畫電影的營銷、宣發過程中。暴漫在一年前接受媒體的采訪時還曾設想,如果市場反饋良好,未來「失憶超人」這個 IP,將能夠客串公司的其他節目、線下活動、影片等,延續生命力。這樣暴漫體系內,整個IP 矩陣也許就會越來越大,最終形成暴漫的宇宙和世界觀,打通漫畫、動畫、真人的次元。這樣的設想下,這部電影或許還能成為暴漫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又一個高點。

但現實是骨感的。從現在的數據來看,上映首日未排入前五名的票房成績,6.1的豆瓣評分,市場反響平平的情況下,《未來機器城》恐怕很難扛起暴漫新高點的重擔。

想做電影的內容公司很多,想做IP矩陣的電影公司也千千萬,但漫威只有一個。

高喊著“電影失敗我們可以重頭再來”的暴漫,恐怕還需要正視自己依然“電影門外漢”的身份,在電影市場上“重頭再來”,尋找下一個他們設想中的優質IP。

同時,暴漫也必須正視新的一季《暴走大事件》播放量已跌回了第一季兩千多萬水準的殘酷現實。去年年底整改兩個月后,《暴走大事件》于今年1月在搜狐視頻重新上線,2月在B站恢復播放,但從播放量及影響力而言,還是遠不如往昔。暴走漫畫也需要想辦法收復自己已經失去了的流量陣地。

《暴走大事件》的“榮耀”已“卒”于去年年底,而暴走漫畫的探索之路才剛剛開始。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江苏11选五今天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