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為甘斌:5G發展初期圍繞視頻,將催生新一代移動互聯網

標簽: 商業模式視頻 來源:鈦媒體作者:2019-07-18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他認為在5G的發展初期可以圍繞視頻再催生一代新的移動互聯網

  在以“5G商用 共贏未來”為主題的IMT-2020峰會上,華為5G產品線副總裁甘斌再談5G。

  他認為,雖然現在5G仍然面臨很多問題,但5G的發展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從產業鏈角度,他認為中國的5G已經出現了很多個第一,比如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在在標準出來第一年就出現了4到5家的芯片可以商用,原來不管在4G還是在之前,在標準剛出來剛剛開始商用的時候,都只有高通的芯片。

  從運營商和商業模式視角,全球超過60張以上的網絡今年將會宣布5G商用,第一張宣布商用的是韓國,4月3號。4月3號以后,到現在這三個月內,短短的三個月,5G用戶已經超過了100萬,而且是手機用戶。再加上中東、歐洲,加上中國已經開始宣布的,即將開始商用的規模都非常大。

  另外,甘斌表示,各行各業在5G上有非常多新的探索,他認為在5G的發展初期可以圍繞視頻再催生一代新的移動互聯網。“對于大家擔心的流量瓶頸,在5G新的業務催生下很快就會被突破,40G、100G真不是一個非常有挑戰的目標。”

  以下為甘斌演講,略經鈦媒體編輯:

我從2015年開始做5G工作,也歷經了2G、3G、4G,從工程師,到負責設計,到負責規劃產品,基本上我個人經歷了無線通信的非常多的時代。

  5G剛才韋總講了非常多的挑戰,我個人從通信從業者角度感覺還是比較樂觀的。因為我自己感覺5G的發展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可以從這么幾個角度來看。

  第一,從產業鏈角度,5G從歷史上有好幾個第一。第一個第一,5G的產業鏈、終端芯片和終端在標準凍結的第一年就出現,這是歷史上的第一次。

  第二個第一是我們出現了這么多個終端芯片公司。原來不管在4G還是在之前,在標準剛出來剛剛開始商用的時候,都只有高通的芯片。歷史上第一次在第一年就出現了4到5家的芯片可以商用,這也是歷史的第一次。

  還有一個就是在第一年出現了90款以上的終端,而且60款以上的都是智能手機,我相信這也是歷史的第一次。

  更多的第一次在于中國第一次進入了移動通信產業的第一撥,我們不管在2G、3G、4G,我們都不在第一撥,但是到了5G我們在第一撥。

  我們在6月6號發布了牌照,在這么多有利條件的催生下,我個人堅信5G的發展速度將會是前所未有的。

  可以對比以前3G、4G的發展,在這么多有利因素的催生下,我相信在歷史上也會第一次出現三年內5G用戶將會超過5億。這是從產業角度看到的。

  另外,從運營商和商業模式視角,其實這些信息都是公開信息,有全球超過60張以上的網絡今年將會宣布5G商用。從第一張宣布商用的是韓國,4月3號。4月3號以后,到現在這三個月內,短短的三個月,5G用戶已經超過了100萬,而且是手機用戶。

  再加上中東、歐洲,加上中國已經開始宣布的,和即將開始商用的,剛才張院長給我們宣布了一個非常振奮人心的消息,50城市5萬站,明年到地級市,中國地級市的規模相信在座的人是最了解的,那將是一個多么大的規模。

  所以,我們認為,第一點我想強調的是,5G的發展速度應該是前所未有的。

  第二個,剛才韋總講到了非常多的擔心,其實在各行各業有非常多新的探索。4G剛開始,其實是把原來3G的帶寬擴大,包含語音、圖片、短消息,所有的東西全部混合在一起,包括微信。

  經過4G這么多年的發展,新的業務模式也在不斷發生,新的視頻業務其實在不斷催生,也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在視頻上以前我們有一些瓶頸,包括交互的瓶頸、終端的瓶頸,包括內容的瓶頸,包含網絡的容量限制,這些都有一些限制。通過我看到在韓國的區域等區域,我認為在5G的發展初期可以圍繞視頻再催生一代新的移動互聯網。

  中國走在移動互聯網的最前沿,發展是最快速的。但是圍繞著視頻和5G會有新的移動互聯網更進一步的發展。

  這些表演直播、高爾夫、棒球直播,這些東西跟現在的4G業務有什么區別呢?我自己到了韓國親身體驗過,我認為和現在還是有較大區別的。因為像表演,我喜歡我的偶像或者一個團體,我可以跟蹤它,只跟蹤他一個人,多屏互動看著他一個人。還有棒球直播、高爾夫球直播,可以按照我自己的視角進行選擇。還有我和明星約會,還有VR,像最右下角的就是虛擬的AR和我的偶像明星一起跳舞。

  這些應用,我認為我們新的這一代人,10年代、20年代這些人會產生新的業務。

  在韓國5G有100萬的用戶,他們的用戶模型已經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日均流量已經有三倍以上的增長,我自己也試過,看了10分鐘左右的AR和VR業務,就花掉了幾個G的流量。

  所以剛才韋總擔心的,我們認為都有實際的流量瓶頸,還有這些瓶頸,在5G新的業務催生下,我認為它很快就會被突破。40G、100G真不是一個非常有挑戰的目標,我相信在5G時代會很容易達到。

  對于個人用戶而言,國家也在強調降費,從韓國的案例也可以看到,5G給單用戶帶來的是每筆成本10倍以上的價格降低。

  后面簡單介紹一下華為做的一些準備。華為從2009年開始投入5G研究,2015年、2016年開始準備5G商用設備。當前已經獲得了全球50個以上的5G商用合同,全球發貨超過了15萬基站,大部分都是massive MIMO的基站。還有全場景的室外站,還有室外的熱點。面向商用準備也需要非常多的和運營商一起的聯合創新。

  我相信在這個場合,在IMT-2020這個場合,我幾年前第一強調的就是massiveMIMO,以前講到的是理念,現在講到的是全球商用,我們在全球這么多商用網上,通過5G和4G共站,64和32的massive MIMO已經實現了Gbps以上的室外體驗,我們有150M、160M的頻譜。它的室內覆蓋比4G要好,很容易達到100M以上的室內覆蓋,都是10倍以上的體驗。

  另外在高速上,在杭州已經做到了700Mbps,我們已經做到了80公里以上700Mbps以上的業務體驗。

  重點是,5G時代需要TDD和FDD進行連接,在5G時代,要求TDD和FDD進行協同,這是5G時代的一個要求。華為和運營商包括中國電信一起,我們一起創造了叫做超級上行的解決方案。因為5G是TDD模式,上行的發射時間是有限的,但是FDD的發射時間是無限的,是沒有限制的。

  但是終端方面,如果用TDD和FDD同時發射會有各種各樣的實現上的難度和限制,甚至包括功率上的限制。所以,我們的超級上行解決方案就是在TDD的下行的時候,我們可以用FDD發。TDD上行能發的時候,可以讓TDD發。所以這個解決方案就能夠解決現在提到的瓶頸。

  這是我們和三大運營商一起做的測試,深度覆蓋體驗提升了4倍,普通的體驗也提升了兩倍。室內覆蓋尤其是深度覆蓋提升了4倍,是因為TDD覆蓋的效果相對來說瓶頸是上行,所以我們在上行上可以從1Mbps提升到4Mbps以上。

  另外應用上也會提到桿站,各種各樣的居民區組網會有一些限制,所以我們也提供了靈活的解決方案。

  大家如果有聯通的5G手機,可以體會到我們在這個會場,就在這個酒店已經和聯通一起部署了5G的室內分布式系統。外面的終端可以在現在沒有優化的情況下,已經很容易達到了600Mbps以上的業務體驗。在大型機場,包括現在的虹橋火車站已經做到了室內5G和4G無縫覆蓋的業務體驗。

  所以,前面我重點講到了業務的發展是有一個節奏的,當前的2C是一個非常成熟的商業模式和應用,所以前面講到的解決方案都是和運營商一起共同創造怎么能夠快速地部署5G的網絡,讓5G能夠快速地普惠給我們的終端、在座的用戶,中國10億的無線用戶。

  但是5G除了使能個人用戶以外,2C以外,它還有一個使命,那就是它是要能夠使行業實現數字化。

  華為公司已經和幾個運營商,還有各個龍頭的企業、產業一起對5G如何在產業進行應用進行深入的探索。這些是我們在中國的一些應用,包含5G和車、5G和智能教育、5G和智能制造、智能礦山、智能機場、遠程教育,還有智慧電網,還有智慧農業,我們和這些龍頭企業一起聯合,看看通過5G能夠幫助這些產業發揮哪些作用,能夠對它的生產自動化提供哪些幫助。

  隨著R16和R17在垂直行業上的標準上的成熟,我相信5G在未來幾年內將會催生一撥全行業數字化的浪潮。

  最后我想說的是,因為每一屆無線通信體制都是一個十年時代,我相信5G今年才是元年,剛剛開始,在未來的十年內,華為公司將會和整個產業,包含端到端的產業,包含各行各業一起把5G從我們的目標,從極速的體驗駛向全行業的數字化。謝謝大家!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江苏11选五今天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