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影視公司半年報集體淪陷,9家虧損5家腰斬!

標簽: 業績影視 來源:券商中國作者:許諾2019-07-16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原先炙手可熱的傳媒影視公司,隨著市場周期的變化,似乎已變成機構投資者眼中的邊角料。

前往基金公司路演傳媒影視板塊的券商研究員正越來越少,原先炙手可熱的傳媒影視公司,隨著市場周期的變化,似乎已變成機構投資者眼中的邊角料。

14日晚間,光線傳媒發布半年報顯示,上半年凈利潤8500萬-1.05億元,同比下降95.02%-95.97%。但光線傳媒14日股價表現強勢,錄得一根大長陽,收漲4.15%。

光線傳媒的慘淡經營,只是影視行業的冰山一角。從半年報預告來看,華策影視、華誼兄弟、唐德影視、中南文化、北京文化、印記傳媒、長城影視、當代東方、驊威文化等9家出現虧損,光線傳媒、慈文傳媒、歡瑞世紀、萬達電影、幸福藍海5家業績腰斬。

影視板塊業績全黃了

光線傳媒日前正式發布2019年半年度業績預告。數據顯示,2019年1-6月,光線傳媒預計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在8500萬-1.05億元之間,較上年同期實現的21.07億元同比下降95.02%-95.97%。

雖然95%的業績下滑,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非經常性損益的部分,光線傳媒去年出售了新麗傳媒的股權,獲利甚多,但即便扣除新麗傳媒的收益部分,扣非后的業績,較去年仍有下滑。

光線傳媒方面表示,電影業務利潤較上年同期出現下降,主要是本報告期的電影成本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所致,同時報告期內電視劇業務利潤較上年同期也小幅下降。

光線傳媒的慘淡經營,只是影視行業的冰山一角。就在幾天前,華策影視、華誼兄弟、慈文傳媒、ST中南(中南文化)、唐德影視也紛紛發布2019年半年報預告,但沒有一家公司能夠拿出業績安慰投資者焦慮的心。

電視劇龍頭股華策影視也出現了大幅度虧損,預計今年上半年虧損6000萬元至5500萬元,同比下降120.74%至119.01%。華策在電視劇方面的競爭對手也大致如此。慈文傳媒發布2019年半年業績預告,預告期內,凈利潤7500萬元-9500萬元,同比下降61.15%-50.79%。ST中南(中南文化)則預計今年上半年虧損至少1.33億元。

華誼兄弟公告顯示上半年凈利潤預虧32978.55萬元–32478.55萬元。華誼兄弟在公告中表示,報告期內上映的影片包括跨期電影《云南蟲谷》及《把哥哥退貨可以嗎?》,收入較上年同期相比存在較大程度的下滑,不難看出造成虧損的主要原因是上半年影視項目的缺失。而就在半年報預告發布前半個月之內,原本受命領銜華誼下半年反擊戰的《八佰》也宣布暫別暑假檔。

買方機構繼續“無視”傳媒股

以基金為主的買方機構對影視傳媒的態度,早在一季度就已經寫在臉上了,基金經理不愿意買,或者說根本不感興趣,尤其是當全市場越來越多關注“核心資產”的背景下。

深圳一位偏好傳媒投資的基金經理曾經向記者直言,當下A股的投資是抓住價值主線,現在機構投資影視傳媒已經沒啥興趣了,這部分的投資以后也都只能作為配菜使用,傳媒影視股可能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會被低配。

高毅資產董事長邱國鷺很早就對傳媒影視股表示出不屑一顧。“影視股最大的問題是缺乏持續性,有一茬沒一茬的,很多時候根本是靠運氣,盈利模式沒有可復制性。”

資本市場要的是業績一年比一年高,但是影視公司很難做到這一點,所以每當影視公司出現爆款作品,在短暫的股價拉升后,機構投資者通常都會撤出,因為第二年的業績大概率下滑。

但是,A股需要的邏輯是,今年是一個爆款,明年就需要兩個爆款,后年出現三個。影視公司很難做到有規律的增長,在一些基金經理看來,雖然買方和賣方都有一些研究資源在傳媒影視板塊上,但運氣成分比較大,影響業績的不確定性因素比較多,緋聞、政策、撞期都可能導致預期變化。

“基本上沒有相關的路演了,因為公募基金也不太感興趣。”深圳一家基金公司人士稱,除了極少數的公司,整個影視板塊缺少行業配置的機會,個股層面的機會也少,大多數公司表現也都不行,根本不具備長線持有的邏輯,稍微有點看頭的公司,估值又比較貴。

雖然路演越來越少,但只要個別公司的基本面有點看頭,賣方研究員也還是希望爭取一下,知情人士透露,現在也有個別券商向基金公司力推一些傳媒品種,比如芒果超媒。這也是A股影視板塊中少有的業績增長的公司之一,也是目前A股唯一的視頻網站+影視制作雙驅動的公司。芒果超媒7月13日發布的公告顯示,預計今年上半年凈利潤7.3億到8.3億,同比增長27%至45%。即便如此,考慮到估值、行業和政策,基金的配置興趣也不高。

實際上,芒果超媒雖屬傳媒影視板塊,但其一枝獨秀另有原因,芒果超媒屬性更傾向于視頻平臺,而非內容創造,并非純粹的影視制作公司。在大環境下,傳統的影視制作公司在A股機構眼中正在變成配菜,其中的一大原因是,行業的門檻太低,只要有錢就可以成立影視公司,沒有足夠的資金,只要有明星資源,也可以達成目的,最終造成影視公司數量泛濫成災,行業產能過剩,當光線傳媒、華誼兄弟、華策影視這些頭部公司開始不太好過時,行業洗牌可能就是一個極為現實的問題。

影視公司淘汰正在加速

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在今年6月份公開表示,目前,國內共有超過2萬家影視公司,“有些剛成立不久,還沒等做事兒就先關門了,幾千家倒閉是正常的反饋,到明年這個時候,情況可能會有所改善。”不過,如果考慮到美國影視公司數百家的規模、英語作品在全球的優勢、估值水平,以及美國并沒有純粹的影視類上市公司等因素,那么,國內A股影視公司的實質性改善,可能會花費更長的時間。

退出可能是許多影視公司,尤其是跨界轉型企業的選擇,自去年三季度開始,一些上市公司關聯人或公司開始降價出售旗下的影視資產。

7月4日,阿里拍賣官網顯示,樂視網前副董事長劉宏所持有的樂視影業(北京)有限公司1512.6122萬股權第二次進行拍賣,起拍價4945.648萬元,與第一次的起拍價6182.06萬元相比,已經大降1237萬,更尷尬的是,仍然流拍。

而在一個月前,6月4日晚間,皇氏集團發布公告,降價10%出售全資子公司北京盛世驕陽文化傳播有限公司100%股權,盛世驕陽擬將掛牌價格在評估值 81216.28 萬元的基礎上下調10%,即以不低于73094.65萬元的價格轉讓。

皇氏集團是一家從事水牛奶的乳制品公司,但在傳媒影視瘋狂炒作之際,皇氏集團一頭扎進了影視領域。

皇氏集團此次對轉讓盛世驕陽回復稱,影視劇新媒體版權分銷及運營業務屬于高投入,回報期較長的重資產業務,受政策影響,全部輪播商業頻道被迫關停,盛世驕陽相關收入銳減,較去年同期減少76%,互聯網電視及移動運營商合作分成業務也存在不同程度的下降,多重因素的影響致使盛世驕陽2017年盈利水平大幅下降,其營業收入下滑36.85%,扣非凈利潤下滑66.52%。

在去年9月,長城影視也曾發布公告,擬將全資子公司諸暨長城國際影視創意園有限公司100%股權出售,最終轉讓價格不超過3億元。而在長城影視2015年收購諸暨影視城100%股權時,交易價格為3.35億元。顯而易見的是,整個傳媒影視板塊,都在為過去的瘋狂而買單。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江苏11选五今天开结果查询